业内资讯 > “联通+电信VS移动+广电”组队联手建5G 四足鼎立转向两极争霸?

“联通+电信VS移动+广电”组队联手建5G 四足鼎立转向两极争霸?

发布日期 2020-06-22

      文/科工力量 柳叶刀

      今年,5G注定要成为一个持续的热点。无论本轮抗击新冠疫情中使用的远程诊疗、远程会议技术,还是即将开始的“新基建”,5G都占据重要地位。在中央的多次会议中,5G建设也被频繁提起。

      作为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5G具有高速率、大容量、低延时的特性,让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手机追剧、浏览网页,下载APP只需几秒时间。在线观看直播的时候,再也不会出现视频缓冲的“小圈圈”提示。

      相比于4G,5G巨大的性能优势将对经济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5G产业经济贡献》报告预测,2020至2025年5G商用带动的信息消费规模超过8万亿元,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达到10.6万亿元,间接拉动的经济总产出约24.8万亿元,5G将直接创造超过300万就业岗位。

      目前国内对5G网络的建设,行动非常迅速,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已经建成超过16万个5G基站,遍布于50多个城市。

建设5G网络,频谱划分是关键,去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

      目前,中国移动拿到2515MHz至2675MHz的160M频谱资源、4800MHz至4900MHz的100M频谱资源。

      中国联通拿到3500MHz至3600MHz的100M频谱资源,中国电信拿到3400MHz至3500MHz的100M频谱资源,中国广电拿到700MHz频段和4.9GHz频段50MHz频谱。

1.jpeg

      解决成本高、能耗大问题 共建共享5G网络成趋势

      拿到频谱资源虽是建设5G的关键,但是5G成本高、能耗大一直是各家运营商最为关心并急需解决的问题。

      去年6月,在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主办的“5G商用与深化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研讨会上,中国移动(上海)产业研究院院长陈豫蓉表示,5G商用仍面临投资与收益矛盾,5G基站成本是4G的3.5倍,而新的商业模式并不明确。

      除了建设成本,5G基站能耗高问题也很突出。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义峰曾指出,“4G系统典型的基站功耗为1300瓦,5G基站典型功耗在3500瓦,同样覆盖目标下,5G基站数量将达到4G的3到4倍, 这样5G移动网络的整体功耗将是4G的9倍以上”。

      企业经营肯定是希望盈利,但呈现在三大运营商面前的财报却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压力。以中国移动为例,2019年营运收入7459亿元,同比增长1.2%,但全年利润1056亿元,同比下降了9.5%。

      4G刚建没几年,当初的投资尚未收回成本,又要面临5G网络建设的大笔支出,并且5G杀手级应用还未出现,投资回报率不明。因此,运营商们考虑使用“网络共享”的方式来建网,几家共享共建网络基础设施,分摊成本。

      去年9月9日,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签署《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两家计划共建全国一张5G网络。根据合作协议,联通和电信将划定区域、分区建设,各自负责在划定区域内的5G网络建设相关工作,谁建设、谁投资、谁维护、谁承担网络运营成本。

      同样,就在几天前,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在电话记者会上表示,正在与中国广电沟通,商谈在5G共建共享合作的可能性。

2.jpeg

中国电信技术创新中心副主任杨峰义

      为什么联通选择与电信联手,移动计划与广电合作?

      从联通和电信的角度出发,他们获得3.5G频段附近各100M资源,两者频谱相近而且具有互补性,只需要一套设备就能实现5G覆盖,这是合作的基础。其次,两家企业的站址资源在南方与北方不同区域具有很大的互补性,相互合作避免了重复的基站建设。

      同样,移动与广电走近的基础,也是因为双方都在4.9GHz频段拿到了相近的频谱资源,如果可以合作可以扩展带宽,提高频谱效率、带宽速度与网络质量。

     “共建共享” 面临技术与运维问题的挑战

      由于签署协议早,联通和电信的5G共建共享计划走在前列。但是如何具体实现,面临不小挑战。

这里首先明确“通信网络”这一基本概念,简单来说,通信网络分为接入网、承载网、核心网,这三层网的资源可以简单分为以下五类:

      ①是铁塔、电线杆、屋顶,这些是安装设备的平台;

      ②是AAU(有源天线单元)、RRU(射频处理)、天线、馈线;

      ③是站点机房、接入机房,机房内有BBU(信号调制)、DC与CU(传输内容的优先级处理)、电源、传输设备资源、空调;

      ④是汇聚机房、一般机楼机房,机房内有传输设备资源;

      ⑤是核心机房,里面放置有核心网设备;

3.jpeg

      通信网络如何共享,在联通和电信的合作中,已经明确表示5G网络共建采用接入网共享方式,核心网各自建设,5G频率资源共享。也就是说,在前面提到的通信网络五类资源中,共享部分集中在①、②、③类资源,重点是AAU、BBU共用。但核心网分开,各家自建核心网。这样的建设方案结果是,无线侧不同手机进入同一张网,但是信号会送入各自的核心网。

      不过,设备共享必然涉及到网络资源分配问题,假如某个小区由联通负责建设5G基站,那如果双方的手机用户产生上网拥堵,那谁的客户优先级最高,网络资源按什么比例分配。

      另外,根据“谁建设,谁维护”的原则,建设5G网络的一方,必然拥有当地5G网络的全部管理权限,而合作伙伴只能得到有限的权限,修改或查看和自己网络相关的参数。

      还有一个技术问题,联通的100M频谱和电信的100M频谱共享后,带宽增加到200M,这意味着包括基站和天线配套设备在内的产业链都需要按照新的技术标准重新设计和研发新的产品。在3月6日,工业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加快5G发展专题会上, 中国联通党组书记、董事长王晓初就表示,目前共建共享所需的大带宽大功率设备还无法招标。

      对于广电来说,如果真能搭上移动这辆火车,那是梦寐要求的事。因为广电此前没有接触过运营商业务,缺少相关的人才和技术。而且5G是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网络建设动辄需要数千亿的投资。业界估计,如果广电自己运营5G无线移动业务的话,至少要投入建设20万个基站,约需要新增600亿元的资金投入,而整个广电年收入大概只有400亿元左右。

       移动作为5G建设的先锋,选择与没钱没技术的广电合作真的是基于成本考虑吗?未必相比于三大运营商的2.6GHz、3.5GHz和4.9GHz频段,广电手里的700MHz黄金频段,具有信号传播损耗低,覆盖广、穿透力强、组网成本低等优势。移动可能也是看重了这一黄金频段。在此之前就有传闻,国家电网也看重了广电手中的700MHz频段,有意与之合作建设5G网络。

     “四足鼎立”转向“两极化”

      虽然5G共享共建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要解决,但是整体来说,对运营商是利好。但对于像华为、中兴这样的设备制造商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在联通和电信共建共享公告之后,市场普遍预测两家运营商的5G基站建设规模将缩水,由此包括华为、中兴等在内的主设备厂商的供货量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当然,在新基建的政策下,推动5G发展,不能为了建设而建设。3月21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司长欧鸿就强调,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要确保精准投资,不搞“大水漫灌”。

      在移动、广电、联通、电信双双共享共建5G网络的情况下,总投资规模可能减少,但是会加快5G网络的建设速度,也避免基站重复建设造成的浪费。如果联通加电信、移动加广电实现联手,未来全国5G网络不是四足鼎立,而是两极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