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航拍、剪大片,退休后他们用小镜头实现大理想
  • CC
  • 2020-08-12

        八月的广州,阳光明媚。陈义成老师开着他的七座商务车,在大学城接送他的航拍队员们。这是他们疫情之后第一次集体外出活动。在嘻嘻哈哈的嬉闹声中,他们来到大学城一片翠绿的大草地上,开始了他们的航拍训练。

        他们,是平均年龄70岁,看上去却只有50岁状态的“年轻人”;他们,是不但能用尽先进设备去拍摄,还能把视频做成大片的“影像达人”;他们,是退休后不满足于老有所乐,还希望能老有所用的一群乐龄长者。

        在他们眼里,航拍是“上帝的眼睛”,能让他们的视野变得开阔,心胸变得开朗,而把拍回来的镜头做成大片,能让他们把美的世界和人文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传播正能量。

1.png

2.png

        有趣!新手上路三次“炸机”

        假如你以为无人机这类潮物都是年轻人的专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随着社会进步,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拥有更多财富和更开放的心态,他们不再受限于家庭,而是乐于学习、发展兴趣爱好、活出自我。

        陈义成老师带领的团队就是这样一群时尚长者。无论是他们的的装备,抑或他们的精神状态,都很难看得出来是平均年龄70岁的长者。在训练活动中,他们每个人都是装备齐全。包括无人航拍机和根据不同场合随身携带的高级摄影器材等,往往是拖着行李箱前行却又乐此不疲。

        他们手持遥控器,不断地推动着按钮,一架一架灰色或白色的无人航拍机在空中做着各种飞行拍摄,一会旋转,一会定格,一会高高升起,一会又来个低空飞行,随着飞机方向和位置的变换,手中操控器的屏幕上也出现一个又一个惊艳的镜头,引起不少路人旁观,而当他们发现玩航拍的竟然是一群长者时,更是惊讶。

        “我今天教他们的是徒手接飞机,因为有些地方不适合无人机降落,所以要学会用手去接,而又不会被螺旋桨打伤”,全友乐老师一边做着示范一边告诉记者。原来,玩航拍不但要学会操作,就连降落都有学问?

3.png


        说起第一次玩航拍,长者们就会说起很多笑话,还会互相揶揄。84岁的刘桂熙老师,手里拿着一部先进的迷你航拍机,正准备起飞。他告诉记者,这是他买的第一步航拍机,之前都是老师和同学们借给他玩。“一开始我很犹豫,怕年纪这么大学不会,但是他们都抢着把航拍机借给我玩,玩着玩着就中毒了哈哈”。

        还有一些学员刚开始玩的时候,每一次飞机飞出去都提心吊胆,生怕飞机收不回来。他们当中,有人三次把飞机摔到了水里,也有人玩着玩着就把飞机给“毁”了,按他们行话说,叫“炸机”

         飞机没了怎么办?再买!每次换新机都是因为“炸飞”或摔机,不得已换新机,更多的则是因为每次新出的机子功能更强大。无人机技术更新快,有时一年不到就更新换代了。而随着个人航拍技术的提高他们会希望有更好的装备来确保创作,于是每次都是像“追星”一样追着买。

         当记者问道,会不会因为“追星”而被扣上攀比的帽子时,人称“大叔”的胡锡麟却另有他自己独到的见解。“就像现在已经没有人用以前的傻瓜机来拍照一样,时代在前进,社会在进步,用更先进的设备做出更好的作品,这是一种追求,当然也要量力而行。“

4.png


        在队员中威望颇高的陈老师,曾经在老干大学影像班任教多年。而这一教,就让他和这群“同学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据陈老师介绍,这一群影像发烧友平均年龄近70岁,在老干大学学了几年后不肯罢休,想在影像制作方面更上一层楼,于是一直跟随陈老师到现在。”他们很可爱,也很有正能量,我愿意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带着他们成立了一个影像艺术俱乐部。影像俱乐部里又自发派生出专玩航拍的“飞行大队”、专玩gopro小型摄像机的gopro研讨群等,大家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集结,享受快乐的退休生活”。

1.png

2.png


3.png

        玩得开心不难,玩得有意义才最珍贵

        也就几年的时间,在陈老师的带领下,在老队员的带动下,这只航拍队伍从七八个人发展到近三十个人,技术上也与时俱进,无论在遥控技术、航拍视频创作上,还是在影像后期制作上,团队的整体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他们当中有人考取了无人机操作专业驾驶证书,有人从“炸机”菜鸟成长为航拍高手,有人可以用手机同时应用几个不同的视频软件,还有人可以剪辑出被电视台正式播出的专业水平的大片。低成本、大制作,在他们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老有所乐也许容易,老有所为则不一定人人都能做到。但是陈老师带着他的团队,却做到了!据陈老师介绍,这几年来他们在广州、从化等地成立影像拍摄基地。促进当地文化交流;多次组织社会性活动,每逢节假日还自发组织小团队,进行现场拍摄采录,例如花市,社区活动,甚至大型晚会的直播现场,都留下他们孜孜以求、不辞劳苦、乐在其中的身影。最重要的是 ,他们从学习到实践,把影像艺术从单纯的审美爱好提升到向社会提供技术应用上,免费拍摄制作老人教育课程,传播正能量。

        “他们每个人都有六七十年的生活经历,现在可以用影像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动态地表现出来,不但愉悦了身心,开拓了眼界,更加有益社会。”

1.png

2.png

        跟随镜头看尽人间冷暖

        这些年,尽管影像艺术俱乐部的长者会员们足迹已经踏遍世界,最远的甚至去到南极北极,但对于他们来说,活动的目的已经从单纯 “玩得开心“,升华到了”玩得有意义“ ,带着亲朋好友甚至不认识的人,用小镜头看世界的美,和世间的人情。

        在他们拍摄的作品当中,有随着镜头看名胜古迹的风光片,有介绍广州本土文化的人文片,有表现家庭生活的暖心片,还有反应晚年生活的家庭片、艺术展示、扶贫片、宣传片、现场直播……,但无论什么内容,都是乐观向上,正能量满满。

        “我们不光是玩,而是希望在玩的过程中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用我们的镜头,更好地去欣赏世界,更多的了解世界 “。对于陈老师的期望,队员们非常认同。

        玩航拍才一年多时间的徐建昌告诉记者,每次独立拍摄和制作出一个片子,都很有满足感和成功感。但航拍带给他更重要的,是助人的快乐。

        “我们做的一个纪录片,被广州图书馆收藏,为文化传播做了贡献,我们真的很开心”,“我们不可以掌控生命的长度,但是可以拓宽生命的宽度和深度。拍摄和制作有意义的片子,这种精神上的收获是其他爱好无法替代的”。

        在这个团队里,正能量随处可见。陈老师的妻子黄女士,是一位车祸导致高位截瘫的长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无法想象她竟然能够操控航拍,而且还能够自己独立完成后期制作。陈先生多年来的不离不弃,也使得学员们心生敬佩,对他们夫妻俩尊敬有加。

        “2018年10月,先生带我和他的学员们一起出去训练,当时我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学会,但是大家都不嫌弃我,两位老师还手把手教我“!自从学会了航拍,黄女士的生活视野才放大了。

        除了黄女士这样的身残志坚的长者,还有家庭曾经遭遇不幸但乐观面对的长者,甚至还有身患绝症,但在伙伴帮助下调整心态积极生活的长者。

        他们,走近山川河流,深入平凡生活,用影像感受神州大地的美丽,用镜头定格时代。他们不但忽略了年龄,克服了艰辛,陶醉在光影世界,而且在每个镜头的背后都保留着多少美好的回忆,和助人的快乐。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杨欣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杨欣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 杨欣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苏赞

责编:赵汗青

  • 雷达生命探测仪能找到昏迷的人嚒?
    雷达生命探测仪对于生命、只要是有呼吸、心跳、体动等生理特征,即可被成功探测到,所以不仅对动目标可成功探测到,对静止的生命目标也有极
    瑾瑾
  • 为什么检测针孔摄像机一定要用针孔检测仪?
    为什么检测针孔摄像机一定要用针孔检测仪?因为针孔摄像机的镜头一般大小为3.7MM标准, 镜头极小,难
    CC
  • 近距离的无人机,采取什么方法管制比较合适?
    近距离无人机管制,可以以声波的形式来实施有效干扰,理论上讲只要声波的分贝数足够大,即可使得无人的陀螺仪系统产生错误
    CC
  • 应急通信车主要作用是什么?
    受灾害影响,原有的通信设备可能无法正常工作,会导致现场的手机网络出现无信号、弱覆盖、网络拥塞等状况。应急通信车可为现场救援人员提供
    瑾瑾
  • 电子物证具有多少种形式?
    电子取证对象除了计算机和智能手机之外, 还包括数据源最广的网络取证, 网络电子数据类型复杂, 并处于动态可变化状态. 该取证方法与前两类方法截
    f(x)
查看更多>
热门问答
热门资讯